<form id="hxpzv"></form><noframes id="hxpzv"><form id="hxpzv"><th id="hxpzv"></th></form>

    <form id="hxpzv"></form>
    對話丨as studio創始人蔣友柏:不止,勇敢
    騰訊家居 2021-08-30 15:22:24
    用手機閱讀

    “不能控制的漆與水,和可以控制的墨與意?!?/span>

    ——蔣友柏

    【騰訊家居 設計頻道】2018年初,蔣友柏給自己定下了一個規矩:每天作畫,至少達到一萬小時。2018年底,蔣友柏帶著五十多幅畫作,在杭州舉辦首個藝術個展《看我蔣畫》,他以水墨為起手式,水拓畫揮灑的山水意象,以形寫他最有感覺的動物的神,沒有水墨現代化的問題,也沒有傳統山水畫里考究的飛魚走獸,只有眺望、思索、等待前往某處的形形色色的動物?!爱斘覀冇脟嫷囊饩硜沓尸F國畫里不存在的動物,它也是某種叛逆”,蔣友柏如此說道,他正在創造屬于自己的現代《山海經》。

    在設計與跨界,行事與講話直率的印象之外,蔣友柏其實自幼便有許多機會到幾位國畫大師家中玩與學習,他曾說:“畫畫是我唯一不喜歡的游戲”,因此重拾繪畫或許不僅僅是給他自己的課題與考驗,也是對藝術的重新啟蒙。2020年,疫情爆發,蔣友柏對于作畫的信仰產生新的反思,他在“重生”與“”系列中用大面積的色彩淡化了動物的輪廓,用水與漆的不相容去堆疊出云霧深林般的風景肌理,并且融入美國抽象表現主義手法的奔放潑灑與滴畫,注入自身投射的掙扎、模糊與幻想。直至2021年,蔣友柏對于身心的反覆演練發展出“”系列,運用撕裂畫面的金漆象征現世的破碎與萬物的殘缺,對他來說,這是在后疫情時代里懷抱盼望的無畏精神。

    藝術與設計、新與舊、中與西、文人畫與寫實畫、傳統與潮,如今是并存于蔣友柏天秤兩端的創作內涵—— 不變更事物,僅憑直率沖撞出新姿態。

    110. 凝境90140.jpg

    177. 霧裡看花90140.jpg

    253.看花開向何方250140.jpg

    S__102662171.jpg

    最近,他以2020年“”系列創作中的一幅黑豹畫作為靈感,推出藝術雕塑“FORWARD”,他結合3D列印技術與透明樹脂,每一只親自揮灑上色,增添油畫布的肌理與水中畫的渲染效果與筆觸,去呈現平面畫作中由水中拓滋長出動物的抽象性與唯美獸性。每一只豹在確認完成后,便立刻被銀色的真空袋收縮包裝回到靜止狀態,直到被藏家親手解封,蔣友柏說,這是見證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豹的瞬間。

    “原來在思考是否躍起的豹,已經做了要持續向前的決定”,蔣友柏對FORWARD如此表示,而在這個在實質上與形而上最令人裹足不前的時代,他更是保持著那渾然天成的傲,不畏當下的混沌,勇敢前進著。

    OHO開箱實拍 (19).jpg

    以下是與蔣友柏的訪談實錄:

    Q:Demos你好,很高興可以跟你聊聊,自疫情以來,你每天大概花多少時間在創作跟構思上?

    A:不只是疫情的時候,我每天都一直在創作著。

    messageImage_1624944607202.jpg

    messageImage_1624946734864.jpg

    Q:作畫的時候,有沒有什么特別的習慣,或說怪癖?

    A:沒有,我還是要經營我的設計公司,所以兩邊的事情就像是on & off,你很難有什么只畫畫或是只做設計的時間。我沒有什么怪癖,唯一的原則就是做到滿,每一件事情就是要做到一萬個小時我才高興。做藝術跟做設計是不沖突的,做設計的時候本來就有很多藝術的元素在,那藝術其實是一個很自私的風格,很自私的品味,跟自我的呈現。另一方面,在做設計的時候因為有客戶,可能就不能百分之百做自己,所以我覺得這樣兩邊切換的狀態,也是很不錯的。 

    OHO開箱實拍 (5).jpg

    OHO開箱實拍 (6).jpg

    Q:你所提到的藝術與設計、新與舊的“縫”,跟我們一般所謂的跨界或融合的概念,有什么樣的差異?

    A:這很難說,所謂的跨界指的是什么呢?像現在跨界已經跨到很遠的地方去了(笑)。我覺得它是一種表現手法,像我自己在做設計,又對這些比較潮的東西或是新的畫有興趣,古畫我看得懂,但叫我收我可能就沒什么興趣。我會說是“縫”,是因為當我面對兩個新跟舊的東西的時候,我不會刻意去更改它們,而是用某種媒介去把它們串在一起。像我這次的FORWARD雕塑,它運用了3D列印、用了傳統的樹脂,也採用新的拋光技術來把樹脂做的像水晶一樣。這就是“縫”的概念,我沒有改變原來的東西。另外你后面看到的那個金屬雕塑也是,它是這個系列的源頭,中國人很喜歡談論水,我自己也很喜歡水,它是一個無形、軟的東西,而現在的科技可以讓硬的東西看起來很軟,我并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人,以工業設計來講,像Marc Newson跟Ross Lovegrove都很擅長做這種東西,只是在他們的年代科技還沒有發達到這種程度,沒有3D列印可以蓋房子、沒有鑄造可以做到這么多細節跟曲線。所以,所謂的“縫”,都是建筑在我從設計學到的,我并不喜歡刻意地轉變東西,我只喜歡把東西用某種新的材質、新的技法去呈現出來。你說要修舊如舊,或是修舊如新,我覺得都是愚蠢的事情,對我來說舊就是舊,新就是新,我的工作就是在這中間去找到一個既適合這個舊,也適合這個新的東西,去把這個過渡的東西完整起來。

    OHO開箱實拍 (7).jpg

    OHO開箱實拍 (8).jpg

    Q:經過這么多年潮流與藝術、設計和時尚的碰撞,現在“潮”這個詞已經有很多層面的意義了,對你來說,你希望呈現給世人的,是一種什么樣的“潮”?

    A:這個問題我之前就有探討過,我覺得“潮”它一直都是一個態度,而它的態度就是叛逆,而且是一種誠實的叛逆。 我們以牛仔褲來說,牛仔褲以前是因為耐用,所以做苦工的人喜歡穿,像挖金礦的、做黑手的、牛仔…….這些原來都是時尚人士所不屑的。發展到后來,牛仔褲變成美國精神的代表,美國精神又變成了自由與勇氣的代表,牛仔布就變得具有更深的意義。然后,包含當時Levi’s的很多品牌都賣得很好,就被時尚也拿去做,潮的商品就漸漸地變成了主流商品。

    牛仔褲一開始代表的是一種叛逆的態度,后來就變成主流,好玩的是當它一變成主流又不叛逆了,因為大家都接受了這樣的叛逆……像《PPAPER》一開始也很叛逆,漸漸地就成為了主流。所以我覺得“潮”不能用某種形象去講它,它就是一個態度,像以前可能我們會說刺青很有態度,是一個statement,但現在大家都有,好像就不潮了。

    OHO開箱實拍 (9).jpg

    我覺得潮就是一種勇敢,而比較難堅持的是說這個勇敢除了怎么樣奠定地位之外,還要能夠獲利,這是很困難的,比如說村上隆很潮、很勇敢,但他破產了;Daniel Arsham一開始很潮,現在也似乎沒那么有態度了。所以“潮”很麻煩的是說,你可能憋了一輩子很勇敢,突然人家接受你了,你說:“我有機會了!全部都要來了!”,突然就不潮了。 

    比如說以前香港的Michael Lau跟鐵人兄弟,Michael Lau一開始出來很潮,他去改造NIKE的鞋子,他不管NIKE喜不喜歡,那就是一種勇敢,但他后來去做一些跟自己沒什么關系的東西;鐵人兄弟的漫畫很勇敢,但后來他開始做很多公仔,也就沒那么勇敢了,變成一個好像大家都接受的東西。藝術也是這樣的,像吳冠中畫的抽象畫就很潮,因為他本來是畫國畫的。 

    OHO開箱實拍 (10).jpg

    Q:對你來說,豹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?這次選擇將“夢”系列的黑豹作品FORWARD轉化為立體雕塑,在整個構想跟實踐的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么?

    A:我在作畫的時候,其實一直很喜歡畫猛獸,比如說豹、虎、獅、馬,我喜歡那種很masculine的東西,但畫這類東西的時候,其實有一種危險性,你畫得太有力,沒有人要買,很多人不喜歡每天在家看這種兇猛的東西;畫得沒有力,對我來講,它又不是這個動物。所以我試著去找出某種結合點,比如說猛獸都是在獵食或是保護自己的時候才會兇,于是我就開始接觸這一部分。這很好玩,比如說以《易經》來講,豹代表君子、虎代表大人、做官的,這其中有個脈絡可循,所以我現在選擇用豹來做立體藝術雕塑的第一個,接下來還會有其他動物的系列。明年我打算做火鶴,火鶴也是一種鶴,但國畫里的鶴都是尖嘴巴的丹頂鶴,都是仙人在乘坐 –– 當我們用國畫的意境來呈現國畫里不存在的動物,它也是某種的叛逆。老虎跟獅子之后是一定會有的,不過要看情況,因為它們真的不好做,姿勢跟神韻都很難做。

    創作過程中最大的難處,就是真的很難做,成本也高,其他都是比較容易解決的問題。

    OHO開箱實拍 (11).jpg

    OHO開箱實拍 (12).jpg

    Q:對于每一位收藏者,你希望FORWARD雕塑能夠給他帶來什么樣的陪伴?

    A: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,藝術跟設計不同,FORWARD只是呈現我對于豹跟藝術的結合是什么樣貌,你拿回家要怎么擺怎么放,我真的沒有多想,但我自己會要求這個東西在室內擺出來是好看的,就像我的畫一樣,我希望我的畫在室內擺出來是歡樂的,你不會看到它覺得很可怕。我有的好朋友他們收藏的藝術家超嚇人,一片鮮紅,畫一個十字架然后一個人吊在那邊,雖然那東西很棒,但我不想要回到家看這種東西(笑),我希望你們看到我的畫感覺是高興的,有想象空間的。 

    OHO開箱實拍 (13).jpg

    OHO開箱實拍 (16).jpg

    Q:在“光”系列里,光線存在于裂痕之中的意象,讓我們想到日本的金繼工藝,它蘊含一種關于重生,在不完美中見完美的哲學,在疫情的牢籠之下,我們好像一直會有一種“缺”的感覺,你認為在疫情下,我們該如何讓“光”照進來修補,或是重新看待自己的存在?

    A“光”系列是從海明威那句話來的“我們都有裂縫,所以光才可以透進來”。在疫情下我們會碰到一個問題,整個世界的規則跟生態基本上是回不去了,它變成是百分之百全新的狀態,在這種時候你會發現自己有很多不足,因為以前你可能有五年的時間去調整這樣的不足,但現在只有五個禮拜的時間,于是你就會看到很多裂痕。好玩的是,這些裂痕可能無法彌補,我們不是神,不是說一個彈指,缺什么就能把它補起來。所以我會覺得如果在這個狀況下世界,世界會是什么樣?我是用這樣的觀點去詮釋這些畫,所以它會有一些破碎、不完整、抽象,但你還是模模糊糊看得到是什么。

    OHO開箱實拍 (18).jpg

    Q:是否可以跟我們分享最近的收藏中特別喜歡或有感覺的art sculpture或art toy?

    A:我覺得越來越難收藏了,好像真的沒什么沒看過的。比如說LOUIS VUITTON跟NIKE聯名,以前會覺得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,你看現在一聯名就聯名了二十幾雙出來……你說DIOR跟JORDAN,也還好,老實說鞋子我現在都自己訂制自己玩了。Art toy我現在都不收了,因為它就是400個、200個,如果不是有人炒作,其實沒有什么增值的空間;另外,art sculpture麻煩的地方是沒有地方放,比如說我想收空山基的機器人,可以放哪?它對空間的要求是很高的,如果要去收一個小的空山基機器人,那又會很像art toy。

    黃 (1).jpg

    黃 (2).jpg

    Q:疫情之下,最近植栽與盆器似乎成為一門顯學,你對植栽有沒有什么想法?

    A:我覺得那基本上還是跟大家無法出門有關,時間多了,所以開始在家種種自然植物,這些學插花、種植物的人以前整天都要飛來飛去的,我感覺之后這個東西還是會過去。

    黃 (3).jpg

    黃 (4).jpg

    Q:之后會想進軍NFT市場嗎?

    A:NFT我看了很久,不過想不通那個邏輯。NFT就是某種我們同意的東西在我們同意的社群里交流,有些東西用NFT做我覺得是很有趣的,但有些藝術用NFT我就看不太懂,比如說一些小動畫,或是一張畫變成數位的,再以符合這個作品的NFT幣賣出。 

    我對于NFT的流程沒有太大的問題,我有疑問的是邏輯,像我有一個朋友說他要做一雙NFT球鞋,我問他說所以那是什么,他說可以拿出來給人家看,我又說可以穿嗎,他說,不行,但可以流傳。這對我來說是要打很多問號的,比如說創造一雙球鞋難在哪?它要舒服、好穿、特別,而事實上很多高科技都被NIKE跟adidas綁死了,我們也無法用,所以當你去做出一雙實體球鞋的時候,是很有價值的,像我今天穿的是我用ChromeHearts皮外套跟YEEZY II改的球鞋,我有這個實體的東西,我可以去說我這個外套是在哪里買的、有什么故事,當我轉手的時候,它是有一個底價的基礎的。 

    黃 (5).jpg

    黃 (6).jpg

    NFT另外一個問題是藝術的價值,假設說今天我的畫在NFT賣了,不要講多,50萬美金就好,那么真正付我現金的藏家就會問,我的畫值50萬美金嗎?說真的,最后他就不會買我的畫,因為我還沒有到那個藝術價值。然后當我的NFT值50萬美金,我的畫又要怎么定價呢?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。像曾經有人說要拿我的畫去賣,說可以炒作到1000萬人民幣,問題是炒到1000萬人民幣的話,以后我其他東西要怎么賣呢?我認為藝術是不能這樣來看待的,你必須要對自己的藝術品負責,像我今天這個FORWARD的豹,它的定價基本上就是沒有怎么賺錢的價錢,但我要對這個東西負責,你都問得到成本,你也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跟工法,花了多少心血來呈現這個作品,你才會知道這是一個資產。我舉個例子,KAWS之前的鑄鐵系列現在已經漲到兩百多萬,因為他們是真的花了工夫去做。我覺得藝術跟NFT這些東西還是需要有所區別的,這是藝術家性格的問題。

    黃 (7).jpg

    黃 (9).jpg

    黃 (8).jpg

    標簽: 訪談 蔣友柏 asstudio 來源:騰訊家居    責任編輯:吳冬敏
   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?